切换到宽版
  • 918阅读
  • 0回复

世纪疫情对欧洲一体化的挑战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重庆征兵近视手术

      自2008年金融海啸以来,欧洲一体化走入一个多事之秋。从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乌克兰危机到难民危机和英国脱欧,欧盟内忧外患不断,处境堪忧。而新冠肺炎疫情在欧洲地区的传播、暴发及其导致的经济社会危机,更是令一体化走到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
      
      欧盟成员国多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医疗卫生水平高,公共卫生治理能力较强,在全球卫生安全指数(GHS Index),尤其是传染病防控能力的排名上名列前茅。以2019年GHSI排名看,英国、荷兰、瑞典、丹麦、芬兰、法国、斯洛文尼亚、德国、西班牙均进入前15位,反观中国只排名第51位。再加上欧洲国家福利制度发达,医疗保障体系健全,原本应该是传染病防护能力最强的一个地区。
      
      但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欧洲整体沦陷,成为全球疫情最为严重的一个地区。截至4月25日,累计确诊感染人数高达124万余人,死亡近12万人,确诊人数占全球总确诊人数的43.5%,死亡人数则高达全球总病亡人数的59.6%。疫情发展呈多点同步扩散并波浪式相继暴发的特点,从意大利北部开始,逐渐波及全欧,所有欧盟成员国均被病攻陷。伴随着疫情高峰的到来,各国医疗体系相继被击穿,医院人满为患,医务人员不堪重负,呼吸机、医用N95口罩、防护服等基本医疗物资短缺,死亡率快速上升,主要的大国西班牙、意大利、法国、德国感染确诊人数均逾15万。加上已经脱离欧盟的英国,欧洲主要大国都在此次疫情中承受了惨重的人员生命损失。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还对欧盟造成了严重的经济冲击。病的扩散导致全球供应链的中断,金融市场剧烈波动,消费者需求减少,旅游以及交通等关键经济部门受到负面影响。欧洲股票市场较之2月中旬下跌30%,出现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单月跌幅。如何应对因疫情导致的经济断崖式下降,防止出现经济衰退,这可以说是欧洲一体化面临的一场大考,使得欧盟的经济治理模式冲击耐受性面临严峻考验。
      
      欧盟疫情发展到如此严重的程度,除了此次大流行病传染力强、防控难度大、缺乏有效治疗手段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各国缺乏危机意识,行动迟缓。由于经济全球化条件下传染性疾病防治具有强烈外部性,一国施策将直接影响其他国家的防疫成败。欧洲一体化导致在公共卫生治理领域出现了欧盟和成员国双层治理结构,各国抗疫期间各自为战和欧盟层面协调能力不足是导致欧洲抗疫失利的重要原因。
      
      早在1月下旬武汉封城的消息传来时,欧盟及其成员国的反应首先是过度自信,认为这不过是中国的问题。而当各国出现死亡病例、威胁变得清晰可见时,又变得自私、冷漠、不顾全大局。各国卫生部长们在理事会会议上争吵不断;各国悄悄储藏关键医疗物资、发布医用物品出口禁令;在恐慌情绪下以混乱方式封闭本国边界,造成大量人员滞留各国,打破经济运行,同时也无助于防疫需要;欧盟机构则因为应对土耳其边界难民事件而在关键时刻分心旁骛。
      
      此次疫情把欧盟成员国之间缺乏团结精神的弱点暴露在世人面前。当意大利的疫情失控,急需其他欧盟成员国帮助的时候,各国无一伸出援手,甚至出现德国扣留意大利购买口罩的情况。孤立无援的意大利人愤懑已极,以至于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女士不得不于4月1日致信意大利,承认欧盟成员国对处于困难中的意大利的求助请求反应不够积极,未能体现团结互助的精神。
      
      目前,法国和德国已采取补救行动,向意大利提供了数以百万计的口罩和防护装备,并将重症患者转运到德国救治。罗马尼亚和挪威医护团队在欧盟民事保护机制框架下被派往意大利米兰和贝加莫地区,帮助抗击疫情。奥地利也给意大利运去3000升消液。但愿这样的团结姿态能够证明:欧洲人是可以同舟共济的一个群体。
      
      在疫情冲击下,欧委会号召各国团结一致,采取协调行动应对疫情冲击,特别是缓解疫情造成的经济社会影响。维护统一大市场的完整,避免生产及分配链条的中断,保障个人的工作和收入,支持公司特别是中小企业,确保金融部门的流动性,应对经济衰退的威胁。上月初,欧委会专门成立了抗击疫情的工作小组,推出1000亿欧元的欧洲新团结基金,在各国财政刺激措施之外,以欧盟共同资金帮助各国缓和失业风险,放松成员国的财政纪律约束,为劳动者提供保障、为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提供救助、为欧元区国家提供资助。
      

      
      当前欧盟成员国矛盾的焦点,在于疫情下为摆脱经济困境而财政筹资的来源和方式。2020年意大利公共债务与本国GDP之比已经高达136%,还本付息压力沉重。如果全年GDP如预期那样下降6%-13%(取决于因疫情而实行封锁政策延续的时间长短),则该国负债水平将进一步飙升。能否通过欧元区成员国集体信用发行特别债券对于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可否缓解财政压力、防止经济衰退至关重要。为此法国、西班牙、意大利、比利时、卢森堡、爱尔兰、葡萄牙、希腊和斯洛文尼亚等9国和欧央行,要求发行抗疫债券(corona bond),德国和荷兰等国则坚决。在4月9日举行的欧元区财长会上,各方经过激烈讨价还价,达成了5400亿欧元的财政救助计划,主要通过欧洲稳定机制提供财政刺激,但抗疫债券发行一事未能达成协议。亲兄弟,明算账。即便是在如此严重的疫情考验下,各成员国仍旧为了自身利益互不相让。在彼此貌合神离的情况下,欧洲一体化究竟能走多远,不由得让人心生忧虑。
      
      (作者:扈大威,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来源:光明日报( 2020年04月26日 08版)
      
      欢迎关注中国社会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cssn,获取更多学术资讯。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