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656阅读
  • 0回复

见闻丨疫情严冬中 美国小企业如何活下去?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https://v-wb.youku.com/v_show/id_XNDU5MzMwNjc0OA==.html]成都近视手术哪家最好[/url]

      新华财经纽约4月25日电(记者刘亚南)数量众多的小企业是美国经济的基础,更为美国私营部门就业贡献了半边天。不过,由于资金实力、经营模式、社会变迁等方面的因素,大多数小企业往往难以持续经营。如果说大企业具有“大而不能倒”的地位,危机中的小企业似乎是最容易因“船小好调头”的特点而销声匿迹。
      
      新冠疫情已经对美国经济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剧烈冲击,不管是中意的发廊还是常光顾的杂货铺,亦或是孩子去的课后班和某家令人印象深刻的餐馆,其中的大部分都已经在疫情中闭门歇业。
      

      
      纽约从3月22日开始实施居家令已经有一个月时间。偶尔出门,马路边开门营业的场所越来越少,即便是属于必要服务范畴的杂货铺也开始歇业。记者平时出门经过的四家杂货铺中有三家已经大门紧闭,仅存的一家位于皇后大道的路口。凑近看,赫然发现门上用写有英语和西班牙语的不同颜色纸张贴着几个提醒:“不带口罩,不提供服务! ”“进门必须戴口罩和手套!”“最多同时三人进店!”
      

      
      当下病肆虐,大多数企业都关门歇业,政府虽然提供了数千亿美元的救助,但美国2018年时有3070万家小企业,就业人口达5990万人,芸芸小企业必然不能完全指望政府。实际上,身边的例子的确生动展现了小企业如何在疫情下坚持、适应与创新。
      
      王鸣宇是纽约州的注册会计师,在曼哈顿南端的唐人街开办有一个税务所。他在22日告诉记者,自己的税务所有两三名雇员,尽管纽约州居家令允许事务所开业,但出于疫情防护需要,他们已经不再去办公室上班。
      
      王鸣宇说,自己事务所的员工均未被解雇,即便回家以后不能登录系统进行居家工作,也继续按照以前的标准正常发放工资。他说,自己已经通过银行向美国小企业管理局((SBA))申请了薪酬保护项目(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但尚未获批。
      
      王鸣宇坦言,在联邦政府为应对疫情出台大规模救助措施之际,自己的事务所“挺忙”的,他为一些客户申请薪酬保护项目提供帮助。
      
      美国联邦政府在3月末通过了规模达2.2万亿美元的冠状病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法案(CARES),其中一个重要部分是规模为3490亿美元的薪酬保护项目,旨在提供资金让小企业保住员工就业。
      
      按照规定,薪酬保护项目所提供的上限为申请企业上一年度月平均薪酬支出的2.5倍,即仅够正常情况下支付8周的薪酬(包括佣金、医疗和保险金),最高金额为1000万美元。在下发以后,申请企业需要在8周内用尽这些资金,其中75%的资金需要用在支付薪酬方面。在8周的时间内,只要员工没有被解除就业或削减工资,人在额度内用于工资、房租、公用事业费和抵押利息上的支出都可以被免除,这些符合条件的支出将不必偿还。
      
      这一近似于直接补助的项目自然吸引了众多小企业的热情,到3月16日,该项目的额度已经被用尽。在此之前,美国小企业管理局批准了166.1万项薪酬保护项目。短短13天内,该机构批准的项目数量超过了此前14年批准的数量。
      
      尽管不同行业有差异,小企业薪酬成本一般占经营成本的三分之一。王鸣宇解释说,薪酬保护项目的利率为0.5%至1%,那些不能被豁免的需要在2年内还清,与一般商业银行7%至9%的利率相比资金成本非常低。小企业还可以申请员工留任税务抵免(Employee retention credit)项目和经济伤害灾难(EIDL)项目,但后两者扶持力度明显较弱。
      
      美国独立企业联合会(NFIB)进行的调查显示,大约70%美国小企业申请了薪酬保护项目,其余尚未提出申请的小企业中有三分之一表示会在接下来一周提出申请。
      
      如果按照2018年小企业数目来计算,如果70%的小企业提出申请,不考虑单一规模的情况下,成功申请到首批资金的几率不过为8.3%。
      
      王鸣宇说,从自己的实际经历看,成功申请到首批薪酬保护项目的可能性很小。因为这一要通过企业的开户行申请,即使有先到先得的原则,但银行一方面处理相关业务的人手短缺,另一方面倾向于提供资源给相对大一些的客户。
      
      比如,美国知名连锁快餐品牌Shake Shack就从薪酬保护项目下申请了1000万美元的最高额度。作为一条“大鱼”,Shake Shack在获得的消息曝光后旋即遭到猛烈的批评与质疑,不得不宣布退回这一笔。
      
      王鸣宇认为,纽约小企业因昂贵的租金和人工面临很困难的局面,不像大企业可以通过裁员、关停业务和多元化经营来应对风险。当前,小企业应该还可以再坚持一两个月。但疫情之后,如果经济低迷,小企业很容易陷入破产,餐饮业和旅游业尤其脆弱。
      
      君子食堂是一家美国小型连锁新式中餐品牌,Nicky Chang负责其设计和战略业务。她在22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君子食堂一直在疫情中坚持营业,取消堂食以后,业务主要集中于外卖。不过原来的老客户已经因疫情而大部分远离门店所在地,因此需要寻找新的客源。
      
      Nicky说,经营团队发现人满为患的医院和远道而来的志愿者是疫情下新的潜在服务对象,因而开始为医院送餐。在这一过程中,因发现有些医护人员的午餐并没有经费支撑,君子食堂适时推出了“爱心餐”项目。爱心人士和组织可以按照10美元一餐的标准通过君子食堂向一线医护人员、现场应急人员和必要行业人员捐赠爱心餐。
      
      截至4月22日,君子食堂已经在一个月以内的时间向约20家医院和一线抗疫机构提供了近1500份爱心餐。
      

      
      这一充满爱心的创意不仅增加了餐馆的业务流水,而且有利于品牌形象的塑造。
      
      Nicky表示,君子食堂也已经申请了薪酬保护项目,但尚未获批,同时也从社交媒体合作伙伴等申请其他的补助项目,但相对于超过50%的营业收入降幅,仍然是杯水车薪。
      
      Nicky告诉记者,自疫情爆发以来,君子食堂也解雇了一些员工,即便现在有意增加人手,但员工考虑考虑到失业保险收入和疫情风险仍不大愿意出来工作。
      
      陈燕是一名家庭主妇,一家人生活在皇后区。她的丈夫此前在曼哈顿岛上的餐馆工作,疫情爆发以后开始歇业在家。
      
      由于全家生活仍需开支,每月也需要向银行还房贷,于是一家人临时做起了送菜的生意。她的丈夫负责采购食材和配送,她自己则在社区范围内建立了食材配送的微信群,按照微信群中公布的价格接受订单。自大约三周前成立以来,微信群的规模已经扩大至100多人。
      

      
      由于一些大中型超市也在疫情中宣布歇业,纽约食材供应链显著变短,批发商开始更多直接面向消费者,或者是新近涌现出来的在线食材提供者。
      
      美国全美餐馆协会(National Restaurant Association)估计,全美40%的餐馆已经因疫情关闭,有800万从业人员歇业,而疫情之前美国餐饮业的就业人数达1220万人。到今年年底之前,美国餐饮行业会遭受2400亿美元的销收入损失,每月约合300亿美元。
      
      摩根大通下属研究机构在2015年对小企业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仅有50%的小企业持有的现金可以在没有营业收入的情况下坚持27天或更长时间,有四分之一的小企业持有的现金不足13天的营业收入。现在,大部分歇业的小企业已经基本靠自己的资金坚持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餐饮行业面临的巨大压力无疑传导给了从业者和经营者,这一行业高度竞争的现状也使从业者更要适应新的环境并进行创新。
      
      此外,美国国会参议院在21日通过了4840亿美元的疫情救助法案,其中包括价值3100亿美元的薪酬保护项目的追加资金。相信一旦这笔资金开始接受申请,更多的小企业将会受益。
      
      编辑:王柘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