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67阅读
  • 0回复

多个新兴市场国家汇率持续贬值,除了疫情,还因资本兴风作浪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重庆青光眼手术专家

      每经记者:胡琳    每经编辑:文多
      
      今年3月16日,巴西股汇两市震荡,该国货币雷亚尔对美元的汇率首次破5。之后跌势并未止步,到4月25日时,巴西雷亚尔对美元汇率报5.5905,盘中一度至1美元兑5.747雷亚尔,再次刷新历史低点。
      
      除了巴西雷亚尔外,今年以来,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对美元的汇率都出现了不同程度贬值。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造成这一局面的具体原因,除了疫情冲击外,还包括美元升值、本国经济结构相对脆弱、外部资本投机套利等因素。
      

      
      不止巴西雷亚尔 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大面积贬值
      
      在年初的1月3日,巴西雷亚尔对美元汇率还收于4.0667,而从历史表现来看,这一数据从未破5。但在今年3月16日,这一纪录被打破。此后,巴西雷亚尔汇率跌势并未止步,25日再次刷新历史新低,当天巴西雷亚尔对美元报5.5905,盘中一度至5.7470。
      
      就在此前不久的3月23日,巴西银行在当天宣布,将定期存款准备金率从25%下调至17%。预计到3月30日,这项政策将向金融市场总共释放资金680亿雷亚尔。巴西央行表示,这是为增加国内金融体系流动性实施的临时政策。
      
      不仅仅是巴西,今年以来,多个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对美元汇率出现不同程度贬值,特别是在疫情全球肆虐的3月后。
      
      南非兰特对美元的汇率今年以来一路走低,在今年4月6日出现19.3453的报价,为近五年来最低汇率。截至4月25日收盘,南非兰特对美元报价19.0211,振幅超过2%。对美元的汇率较年初已跌超30%。
      
      南非兰特汇率的贬值加速,就是出现在3月后。在3月27日,国际评级机构穆迪还下调了南非的主权信用评级,评级展望保持在“负面”。穆迪在声明中说,由于财政状况不断恶化,结构性增长十分缓慢,决定将南非的主权信用评级从Baa3降至Ba1。
      
      穆迪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迅速扩散影响,全球经济前景黯淡,这将加剧南非在经济和财政方面所面临的挑战。此外,南非内部还面临投资信心持续不足、劳动力市场结构持续僵化等问题。
      
      除了巴西雷亚尔、南非兰特外,土耳其里拉、智利比索、墨西哥比索等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对美元汇率均出现贬值。
      
      4月15日,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一度破6.9,创下自2018年8月来的最低汇率。而从其汇率走势可以看出,自从3月11日土耳其报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以来,里拉一直在震荡中贬值。
      
      土耳其卫生部长当地时间4月23日表示,土耳其当天新增新冠确诊病例3116例,累计确诊10.179万例,成为欧美以外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
      
      智利比索对美元的汇率同样创下近年来历史新低。而该国卫生部4月24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智利的疫情尚未迎来峰值。截至当地时间23日21时,该国新冠确诊病例比前一日增加494例,累计确诊12306例。智利总统皮涅拉4月24日发布安全复工计划时表示,新冠疫情将长期存在,人们必须学习适应同新冠疫情共处的“新常态”。
      

      
      受疫情蔓延和油价暴跌等因素影响,墨西哥金融市场也受到冲击。今年4月,墨西哥比索对美元汇率跌至历史新低,股市主要股指创下近10年来最低收盘点位。
      
      4月6日,墨西哥比索对美元盘中报价一度到了25.7782,较年初累计贬值超过30%,创下历史新低。
      
      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日前发布的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预测2020年墨西哥经济将萎缩6.6%。墨西哥卫生部4月21日宣布,该国新增确诊病例729例,累计确诊9501例。墨西哥政府当天宣布进入疫情传播第三阶段,即快速增长阶段。
      
      美元升值、疫情冲击、资本套利……多重因素导致贬值
      
      多个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贬值,因素众多,比如受到美元升值和新兴市场国家本身经济结构的影响。
      
      今年以来,美元指数大起大落,年初还在97上下,2月后一路走高,在2月20日盘中一度突破99.9关口,之后又一路向下,3月9日还曾一度跌破95。疫情在全球范围蔓延后,受到恐慌情绪影响,美元作为避险资产被投资人看好,美元指数一路走高,一度突破103。随后,美元指数开始回落,但整体保持在98以上水平。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独立经济学家谭雅玲告诉记者,因为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基本上是跟美元挂钩的,所以受到的影响是一个反关联关系。美元要是升值的话,所有新兴市场的货币都会贬值,关联因素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也是不可抗的。这种现象,还是跟整个市场的机制和结构性的对接有比较大的关系。
      
      对这点,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也告诉记者,近期,美元指数出现了上涨,在美元指数上涨的背景下,新兴市场国家货币也出现了被动贬值。
      
      两人还同时提到了新兴市场国家的内部因素。
      
      谭雅玲向记者表示,发达国家的经济体系相对完整和高效,而新兴市场国家基本上都有短板,整个经济的生态和形式不是非常健全。每一个新兴市场国家,侧重方面都比较突出,像南非可能对黄金或者贵金属的依靠比较突出;墨西哥、巴西这样的国家,可能对石油、商品、农畜产品依存度比较大;土耳其可能对旅游依存度会比较大。所以新兴市场国家在货币不稳定的时候,货币贬值的概率偏大……它很难像发达国家那样,即便有大幅度的经济滑坡,但经济本质还是非常好的。例如,欧元区经济不好,但欧元区的国家都是发达国家,所以其耐受力和韧性相较更强。
      
      温彬则分析道:每逢危机来临的时候,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特别是经济结构比较脆弱的国家,往往会出现金融市场剧烈波动、货币明显贬值的情况。这次在疫情冲击下,一些国家的货币也出现了较大幅度贬值,主要还是因为部分新兴市场国家的自身经济特点。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它们存在较大的财政赤字;更主要的是它们的进出口贸易通常为逆差。这就是所谓的“双逆差”国家——即财政赤字和贸易赤字。“双逆差”的新兴市场国家,更容易受到危机的冲击和影响。
      
      今年以来,疫情蔓延,全球受波及。疫情的肆虐也成为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贬值的导火索。
      
      谭雅玲告诉记者,新兴市场国家相较来说,可能受疫情影响的情况更明显。因为疫情蔓延,可能出现封关、封国,新兴市场国家对外依存度很大,更需要国际市场和与其他国家在贸易、商务、投资方面的关联。所以如果封关、封国,则它们受到的冲击会更大。
      
      温彬则也分析道:“为防控疫情,这些国家内部也会被迫采取相应的封城、停止经济活动等措施。(这)抑制了国内的经济增长,再叠加外部需求的减弱。(疫情)对这些国家外贸逆差的影响就进一步扩大。所以在疫情的冲击之下,新兴市场国家货币面临着较大的贬值压力。”
      
      除了美元升值、自身经济结构、疫情冲击外,外部资本的套利也是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贬值的原因之一。
      
      谭雅玲告诉记者,近年来,新兴市场国家是对冲基金——也就是投机套利者主要攻击的目标。新兴市场国家的利率相对较高,像阿根廷已经多次调整利率,但是利率水平还是在7%~9%之间,土耳其、巴西、墨西哥这些国家的利率,相对发达国家来说也要更高。作为投机套利的对象,它的空间和条件都是比较好的。
      
      温彬在采访中也提到了外部资本进入的因素。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常新兴市场国家经济体的金融市场是开放的,所以跨境资本很容易进出。再叠加它经济本身结构的脆弱性,所以往往一发生危机就容易受到比较明显的冲击。最直接的表现是货币出现明显贬值,而这些国家为了应对货币贬值,被迫不下调或提高利率。
      
      本身经济已经面临着衰退的风险,利率又缺乏向下调整的弹性,温彬最后说道:这些国家的央行就面临着货币政策的两难选择——为了应对货币贬值不得已要提高利率,但提高利率又会影响经济增长和就业。
      
      每日经济新闻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