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疫情航班的固废和污水去哪了?浦东机场守好“另一条战线”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厦门一体化泵站


      
      浦东机场严防死守疫情境外输入,防的不仅仅是人,在另一条人们所不熟悉的“隐蔽战线”,同样有人全神贯注,科学处理疫情航班上的污水和固体垃圾。3月以来,浦东机场每天仅疫情固体废弃物转运量就增至平均6吨。为防止新冠肺炎病由航班带入产生二次污染,浦东机场抓实抓细疫情航班固体垃圾及污水的末端处置,力争成为全方位无漏点的“一丝不漏专业户”。
      
      自1月31日至4月7日,浦东机场累计处置疑似疫情航班688个,累计处置疑似疫情垃圾共22399包,重量约202.8吨;共处置液废污水216车次,重量约201.6吨,加氯消约349小时。
      

      
      固废暂存点加施“双保险”
      
      总体而言,固废由航司收集转运至机场固定存放点后,经机场再行消后,运至老港垃圾场焚烧处置;而机上污水,由航司转运至浦东机场专门的污水泵站,严格进行污水消处理,实现达标排放。
      
      在疫情航班固体垃圾处置方面,浦东机场制定了严密的处置流程,对垃圾存放区域实行封闭式管理,设置安全警戒线,悬挂安全禁令,并新增了风炮喷雾器,对涉疫垃圾暂存点进行不间断喷洒消。机上固废由航司打包收集时,已喷洒消过一次,随后由航司专用车辆运至浦东机场场区专门的暂存点。
      
      在这个暂存点,由机场方面加施“双保险”,将垃圾从航司专用车辆上驳运至机场专门的转运车辆,对垃圾和车辆再行消,其中含氯消液的配比严格落实海关相关要求。航站楼内等公共空间所喷洒的消液的含氯浓度约为500毫克/升,但转存点针对车辆和涉疫垃圾的消液含氯浓度要达10倍以上。随后,涉疫垃圾再“乘坐”机场专门的厢式货车,被运至上海市老港垃圾场作焚烧处置,机场每天有2辆专用转运货车转运涉疫垃圾。
      

      
      污水泵站再次加氯消处理
      
      在疫情航班污水处置方面,浦东机场2号、3号污水泵站承担着T1、T2航站楼及航空污水排放的重任,其中2号泵站是专门接收疫情航班粪液的污水泵站。
      
      根据海关要求,疫情航班抵达后,航司的航班污水收集车中须加消片,且确保留观时间达2小时以上,随后送至浦东机场2号污水泵站。污水泵站按照海关要求,再度对疫情航班污水进行加氯消处理1.5小时以上,并确保余氯含量达10毫克/升以上。
      
      此外,为防可能发生的气溶胶传播,按照处置流程,机场负责疫情污水处置的人员必须严格对进站的每一辆航空污水车进行消,污水排放完成后再次对运输工具及排放口进行消,并确保防护用品、干渣消后的外运安全,防止再次污染。为降低污水车在排放过程中可能发生的病传播风险,浦东机场已对2、3号污水泵站排放口进行改造,加装喷淋管道,进一步提升了现场污水排放操作人员的安全性,也改善了污水泵站周边环境质量。
      

      
       工人连续1个月与家人“隔离”
      
      作为疑似疫情航班废弃物末端处置单位,浦东机场场区管理部第一时间成立专项防疫组,默默守卫者上海平安。尤其从3月初开始,直接参与垃圾消、转运的现场作业人员共7人,他们已连续近1个月与家人“隔离”,每天辗转在暂存点、老港垃圾焚烧厂和机场临时住宿点三点之间,以防止交叉感染的可能。
      
      疫情开始以来,每天凌晨5时,负责浦东机场疫情航班固废垃圾处置的施瑞煜就会带领他的青年团队身穿防护服、佩戴好口罩在班组内集合点名,召开班前会,测量完体温准备出发。这已经是他在单位度过的第12个春节,也是和女儿分开最长的一个节日。想女儿时,他只能隔着手机屏幕和5岁多的女儿相见。每天,施瑞煜都要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长达8小时,处理好垃圾后他又要整理一天的报表台账,没有一刻空闲。
      
      浦东机场固体垃圾处置项目负责人桂东平自接到疫情工作通知以来,只回家一次,为的是拿换洗衣物。他每天24小时随时待命,手机从不敢离身片刻,时时关注每一条保障信息。从小年夜至今奋战在一线,从大件垃圾搬运到疑似有疫垃圾处理,他每天比以往起的更早,连日来未曾回家休息过一个晚上,“你问我怕不怕,说实话心里也怕,但垃圾总的有人清理啊,更别说是疑似有疫垃圾了。”
      
      新民晚报记者 金志刚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