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63阅读
  • 0回复

盛松成:中国经济将转“危”为“机”,全年GDP或可达3%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网站设计行情


      
      同日,我国统计局公布了今年一季度经济数据。在一季度GDP增速负增长的情况下,政治局会议要求以更大的宏观政策力度对冲疫情影响,包括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提高赤字率;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运用降准、降息、再等手段,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对于一季度经济运行情况,我的体会是:
      
      第一,统计数据实事求是地反映了我国经济运行情况。一季度,GDP同比下降6.8%,比不少经济学家预测的低,当然,比有些悲观者预期的高。其中,比较出乎大家预料的是,第二产业增加值下降9.6%,负增长的幅度超过了第三产业的-5.2%。尽管在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符合实际情况。因为第三产业和人们的生活更直接、更密切。比如与人们生活密切相关商品呈现增长态势,限额以上单位粮油、食品类,饮料类和中西药品类商品分别增长12.6%、4.1%和2.9%,比1-2月份分别加快2.9、1.0和2.7个百分点。此外,第三产业主要取决于国内情况,受国际环境影响比第二产业相对较小。在三个产业部门中,第二产业下降幅度最大,这和疫情防控期间二产停摆时间较长、以及国外疫情蔓延有关。
      
      第二,3月份经济逐步企稳。3月当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1.1%,较1-2月回升12.4个百分点;社会消费品零总额同比下降15.8%,比1-2月回升了4.7个百分点;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为-9.5%,而1-2月为-24.5%,其中,基金投资、制造业投资、房地产投资增速分别为-14.0%、-20.6%和1.2%(房地产投资由负转正),分别比1-2月回升12.9个、10.9个和17.5个百分点。3月当月,我国进口、出口同比增速分别为-6.6%和-0.3%,降幅分别较1-2月收窄10.6个和3.1个百分点;3月贸易顺差199亿美元,而1-2月为逆差。
      
      第三,高新技术产业逆势而上,我国经济转型有加速的趋势。3月份,我国高技术制造业同比增长8.9%,其中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长9.9%。工业机器人和发电机组产量分别增长12.9%和20.0%。第三产业中,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3.2%。根据不久前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对212家大中型企业的调研,本次疫情在中长期对企业发展也有显著的影响,超过七成的企业将数字化转型、实现业务线上化作为未来发展的重点。
      
      第四,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力度加大。尽管第三产业增加值负增长,但金融业增加值却保持了6%的高增速,依此计算,一季度金融业增加值在GDP中的占比超过10%。3月末,M2余额同比增长10.1%,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1.3个和1.5个百分点。3月末人民币余额同比增长12.7%,增速比上月末高0.6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低1个百分点。从增量看,一季度人民币增加7.1万亿元,同比多增1.29万亿元,其中3月份同比多增1.16万亿元。3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1.5%,较上月末和上年同期均提高0.8个百分点。从增量看,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1.08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2.47万亿元。其中,人民币、直接融资和政府债券净融资增加较多,同比分别多增9608亿元、9131亿元和6322亿元。
      
      对今年接下来三个季度的经济运行,我也有以下几点看法:
      
      第一,不能单纯凭一季度GDP增速来推论全年的经济增速。这不仅因为二季度开始,我国经济会逐渐企稳向好,并且可能一个季度比一个季度好。我们还应该看到,一至四季度占全年GDP的比重是不同的。在正常年份下,各个季度经济增加值占全年GDP的比重是逐季提高的,比如2019年一至四季度增加值占比分别为22.1%、24.5%、25.6%和27.8%。而且今年情况特殊,经济受疫情的影响程度会逐季减少,而经济发力会逐季增强。所以,全年GDP的占比更会呈现逐季提高的态势。这是预测或设定全年GDP增速所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由于海外疫情等不确定性,二季度我国经济可能还无法恢复至正常水平。假如二季度经济增速达到3%,三、四季度分别达到6%和7.7%,则今年全年的GDP增速可达3%。
      

      

      
      第三,要把稳就业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无论是“六稳”还是“六保”,就业都首当其冲,为民生所系。今年3月我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9%,尽管较2月份下降了0.3个百分点,但仍处于较高水平。而且,复工不等于完全复产。企业不裁员不等于员工都正常上班。由于疫情的冲击,“隐性失业”比较普遍。今年870万高校毕业生、农民工和城市低收入人群的生活应该引起高度关注。这也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多次强调的。为此,要从各个方面支持中小微企业复工复产。首先是它们能活下来,因为它们吸纳了80%的就业人口。4月17日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保市场主体”。市场主体,如企业、个体工商户等,是经济运行最基本的单位。如果市场主体因为疫情冲击而“枯萎”,那么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就可能从短期发展为长期。“保市场主体”就是最大的保就业、保民生。
      
      第四,服务业是今年稳经济、稳就业的重要领域。服务业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吸纳就业的能力优于其他产业。截至2018年,服务业就业占比达到46.3%,吸纳就业人口是第二产业的1.68倍,是第一产业的1.77倍。先进制造业也完全离不开现代服务业,如研发、教育、商务服务等。服务业发展既能提升我国GDP,又能提高人民生活质量,还能减少服务贸易逆差。多年来,我国对全球服务贸易逆差不断扩大。从2008年至2018年,我国货物贸易顺差提高了1.1倍,而服务贸易逆差扩大了26倍。2019我国服务贸易逆差首次较上年收窄300多亿美元。未来仍需加快服务业的改革开放。
      
      第五,房地产业在经济增长中仍然具有重要作用。固定资产投资主要由基建投资、制造业投资和房地产投资组成。2019年,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4%,其中房地产投资增长9.9%,而基建投资和制造业投资仅增长3.8%和3.1%。今年一季度,一季度,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16.1%,其中,基建投资同比下降19.7%,制造业投资同比下降25.2%,房地产投资同比下降7.7%,房地产投资对固定资产投资的拉动作用还是最大。房地产业还影响着其他很多产业,所以在坚持“房住不炒”和“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前提下,应该稳定今年的房地产投资和销。4月17日的政治局会议再次强调“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这表明我国既需要防止房地产市场过热,也应确保房地产行业合理的发展需求得到满足。应坚持供给和需求相结合的调控方式,当前尤其要加强供给端的调控。按照“一城一策”的原则,增加人口流入和房地产库存较低的城市的住宅土地供应。坚持需求端调控不放松是为了稳房价和稳预期。
      
      本文作者盛松成系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本文仅反映作者观点,不代表所供职机构意见)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