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宽松政策取向明显!LPR迎单月最大降幅 存款利率下调需相机而动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网页程序开发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王心昊
      
      在2019年8月启用LPR报价以来,1年期LPR报价已从去年8月的4.25%下调至3.85%,5年期以上LPR则从4.85%下调至4.65%。
      
      4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市场报价利率(LPR)显示,一年期LPR为3.85%,下调20个基点;五年期以上LPR为4.65%,下调10个基点。“非对称”降息再次落地。
      
      而在此次降息落地之前,央行已经在量价上做了充足铺垫:继3月末7天期央行逆回购操作利率下调20个基点之后,4月15日早间,央行开展的新一期MLF操作中标利率,同样下调20个基点。
      
      按照此前规律,央行月度中旬开展MLF操作已经常态化,为的是给引导LPR报价预留操作窗口。“逆回购―MLF―LPR”,这已经成为央行引导融资成本下降的标配操作模式。
      
      “在前期两次定向降准的铺垫下,货币市场利率较年初已经有了明显下行。”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陈冀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银行负债成本因流动性相对充裕的情况下,选择大幅降低MLF利率以压降LPR,体现了货币政策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决心。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8月启用LPR报价以来,1年期LPR报价已从去年8月的4.25%下调至3.85%,5年期以上LPR则从4.85%下调至4.65%。同时,“非对称”降息逐步常态化:除2019年11月的报价是1年期与5年期共同调低5BP外,其余3次调价1年期LPR利率下降幅度均大于5年期LPR利率。
      
      宽松政策取向明显
      
      为保证金融秩序在疫情之下仍保持稳定,“央妈”已经把工具箱最具有“存在感”的三大工具—降息、降准以及再业务给“秀了个遍”。
      
      以刚刚出现下降的LPR报价为例,这已经是年内第二次调降:2月初,央行先行下调逆回购利率10BP,当月中期借贷利率(MLF)随后同幅下调,进而带动2月LPR下调。其传导机制此轮调整完全一致。
      
      而在降准方面,今年以来,央行仍然采取“全面+定向”的松动方式,3次调低存款准备金率,释放资金规模超过15500亿元。加上央行在再业务上的屡次追加,使得专项再资金规模达到1.8万亿元。
      
      “用于保供的3000亿元专项再支持的企业为6158户,相关银行对重点企业发放优惠2379亿元,加权平均利率是2.51%,财政贴息后实际融资利率是1.26%。”4月10日,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在2020年第一季度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目前5000亿元再再贴现支持了中小企业42.5万户,估计总支持户数会超过50万户。“1万亿元的再再贴现政策更具有普惠性,预计会支持超过200万户企业。”
      
      不难发现,以3月末作为分界线,在此之前央行的操作更多侧重在提供流动性,稳定金融体系上。这从一季度高达11万亿元的社融数据可以看出。而进入4月以来,在保持流动性充裕的同时,降低资金成本成“主旋律”。
      
      “央行降息的手段,无外乎下调OMO、MLF利率,来实现影响银行资产端信贷投放定价以及银行负债端的市场化负债成本。”陈冀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由于对于房地产“房住不炒”的考量,目前采用的“非对称”调息在价格传导上,仍因银行负债端大量存款定价相对黏性而有所阻滞。因此,央行采取了降准等释放流动性的方式,在银行负债端逐步实现“以量换价”的效果。
      
      近期,短期资金利率持续下行:上周(4月12―18日),隔夜Shibor一度跌至0.7%附近,创历史最低纪录,7天期Shibor也最低降至1.63%。4月19日,隔夜与7天期Shibor虽略回升至0.9%和1.73%,但仍处于近大半个月低位。
      
      但随着金融系统的流动性充裕持续,央行对于流动性的动态平衡态度也正变得微妙起来。
      
      根据Wind数据库资料显示,下一个流动性考核关口将在4月24日,届时将有2674亿元TMLF到期,央行是否续作,将成为市场考察央行对于流动性判断的关键窗口。
      
      中信证券明明团队在近日发布的一份研报中则指出,参考1月份TMLF续作时并没有跟随MLF下调操作利率,而TMLF续作主要还是要看金融机构的续作动力,当前资金利率和政策利率都远低于3.15%,因而大概率TMLF是小额续作。“由于4月24日是缴税时点,央行可能提前重启逆回购操作。”
      
      存款基准利率下调可期?
      
      在一季度GDP于4月17日出炉后,市场普遍估计,宏观政策对冲政策将迎来进一步加码。
      
      同日举行的政治局会议印证了市场预期。在备受市场关注的货币政策表述上,会议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运用降准、降息、再等手段”。根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在近年政治局会议中,罕有点名通过“降息”作为货币政策手段。
      
      “在银行负债成本居高不下,而降成本诉求十分迫切的情况下,存款基准利率调降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天风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孙彬彬指出。
      
      值得注意的是,孙国峰在4月10日的发布会上表示,存款基准利率自2015年10月以来没有调整,但并不意味着银行实际执行的存款利率就不变化。“已经有部分银行存款实际执行利率下降,反映了市场机制正在发挥作用。”
      
      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指出,从逻辑上讲,降低存款基准利率对银行支持实体、引导利率更有效,毕竟存款是银行最重要的负债,存款基准利率的下调,对缓解银行的经营压力、提高银行支持实体的能力更有作用。
      
      但一些经济学家对于存款基准利率的调整窗口是否在二季度打开仍有担忧。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指出,居民存款已经是负利率,此时若下调存款利率,对储户来说无疑是受损的,将会进一步削减居民福利。
      
      “从目前来看,银行业内部发展存在一些不平衡,部分中小行在降息过程中依然面临负债成本偏高、息差压力较大的尾部风险。”珠三角某国有四大行地区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降息需要从政策利率、LPR和存款基准利率三个层面关注,三个层面的相互联系和制约是判断降息路径的重要依靠。
      
      陈冀也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降息之后,存款利率并轨的时机正在趋于成熟。“但在存款基准利率调降之前,为防止个别银行在此过程中出现经营风险,央行未来还是会推出释放银行负债端成本压力的更多举措。”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